【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6)【作者:jdsc】   校园小说 
字数:6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张月娥听到开门声,知道有人进来了,自己正在给一个男人口交的一幕肯定暴露无遗。情急之下,她再次用手使劲腿驴哥的双腿,但于事无补。驴哥反而用双手抱住她的头,同时把已经再用力向里面顶,张月娥嘴里含着驴哥的阴茎,不住地摇头,急的眼泪立刻流了出来。

  此时,她听到了脚步声正在靠近自己这边,那个男人正在向这儿走来。驴哥突然放手了,于是她赶快突出对方的阴茎,双膝跪在地上开始咳嗽,因为刚才插得太猛了。

  「怎么样?还不错吧?」驴哥说。

  张月娥以为这是驴哥在继续羞辱自己,便带着绝望和愤怒的眼神抬起头。
  「还不错,可没想到你用了这么长时间,害得我等得好苦。」

  原来驴哥是在和那个男人说话。对方明显比驴哥高出半头,上半身也是紧身衣,而且肌肉比驴哥更加壮实,下半身只穿了条内裤,光脚穿着一双拖鞋,内裤的中间有明显的突起,很显然他的阴茎不会比驴哥的尺寸小。

  「我只是先验证一下罢了,而且这几天憋得难受,再说又是故人相逢,耗时费力是一定的,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大美人儿还算是很嫩的,应该会合你的胃口啦!」

  「我想也是,刚才在外面,我差点儿就想破门而入了。你应该知道,我这几天想她都想疯了!」

  张月娥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入坠雾里。那个男人是谁?他刚才竟然说一直想着自己?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她已经意识到今天自己不会有好下场的。

  驴哥和那个男人看出了张月娥的不知所措,驴哥于是说:「张老师,其实想要你的人也并不只我一个,若干年前如此,如今也是这样。你每天上学放学都会路过这别墅区,而且你又这么漂亮,怎么会不引人注意呢?一年前我这个朋友就开始关注你了。但他不是学校的人,没有机会认识你啊。正巧最近我回来,就和我谈起你。

  我说这好办,张老师是我的熟人,而且为人很开通,只要成了朋友,大家是可以玩儿到一起的,所以今天就冒昧地请你到这里来了。「

  陷阱!一个深深的陷阱!张月娥感到不寒而栗。但她仍旧跪在地上,还没从刚才的经历中缓解过来,她绝望地带着哭腔说:「你们……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啊?」
  「怎么样?这不是明摆着么?」驴哥说,「这么多年了,你好像还是很幼稚似的,总是问同样的问题。简单说罢,我的朋友对你感兴趣,想操你很久了,希望你可以好好伺候他!就这么简单!」驴哥这次话说的很直白,也很粗俗,尤其是那个「操」字,充满了流氓的味道。张月娥听到这些浑身一激灵,她想逃,可感到自己根本站不起来,仿佛身体被掏空了一样。这时,那个男人已经脱掉了衣服,赤身裸体地站在她面前,一根铁棍一样的阴茎直立着,龟头大的吓人。
  「张老师,我看你还是识相一点。乖乖地伺候我们,这样你也可以在工作中安然无恙,否则我们把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公之于众,对你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驴哥说完,扭过头对那个男人说:「就这样吧,接下来是你的时间,完了事儿打电话给我。我就不看你的好戏了。」说完,他就从床上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驴哥刚出去,那个男人就立刻来到张月娥身边,双手把她抱了起来。他的力气真是很大,张月娥在他怀里就像个小女生似的。

  他把张月娥抱起之后,直接甩到床上,这简直出乎张月娥的意料。对方的一连串动作让她来不及反应,就仰面躺了下去。她想喊,却发不出声。那个男人迅速地爬上床,很快脱去了张月娥的鞋子,然后开始扒她的裤子。张月娥赶快用手去保护自己,但对方的力气太大了,他用一只手将张月娥的两只手攥在一起,腾出另一只手用力扯下了她的裤子,露出了白色的内裤。

  「不要啊,我求求放了我吧!」张月娥苦苦哀求着。

  对方根本不理睬,即刻用手顺势扯下了张月娥的内裤,整个阴部露了出来。接着,他快速抬起张月娥的双腿,都没有去像驴哥那样仔细观察一下她的阴部,便将身子靠近张月娥的下体,寻找阴道的入口。张月娥知道自己马上要被强奸了,哭喊着:「不要啊,我求求你……啊……」

  随着她的一声惨叫,那个男人的阴茎已经插进了她的阴道。张月娥只感到下体瞬间有一股肿胀的感觉,一根炽热的肉棒正在用力向前突进,直抵体内的深处。
  「我操,真是舒服啊。没想到生了孩子,这里还是那么紧,看来驴哥没骗我啊!哈哈!」那个男人得意地笑着,然后开始用手把住张月娥的屁股,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自从若干年前被驴哥强奸之后,结婚后她和丈夫的性生活都是比较有规律的,再加上平时善于保养自己,整个身体的状态到目前为止保养得很不错,就连自己的丈夫也经常说,感觉她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少女。此外,和自己的丈夫每次做爱,对方都会顾及她的感受,并没有做过什么过于激烈的动作。

  但今天不同以往,这个不知来历的男人,用如此简单粗暴地方式奸污自己,是她难以承受的。对方的目的好像就是要直接进入自己的身体,只图自己的爽快,而且从他这么急迫的情势来看,就是要迅速地把积攒已久的兽欲先发泄一通再说。果不其然,那个男人抽插的速度不断加快,每次的力道之大,就像要把张月娥置于死地。

  张月娥的阴道随着不停地活塞运动,开始逐渐升温,一股股淫液慢慢充斥着整条阴道,这使对方感到阴茎的周围又湿又滑,爽到了极点。他把张月娥的腿抬高,然后把自己压得更低,整根阴茎都严丝合缝地插入阴道,两手按住张月娥的肩膀,用更大的力气使劲儿地干。

  「啊……唔……不要啊……求求你快停下来啊……」

  「呼,真他妈爽啊!你不知道我想操你多久了么?今天我得现过把瘾再说啊。」
  「啊……不……啊……」

  张月娥的叫声让对方更加疯狂。那个男人听到自己胯下这个朝思暮想的女人被自己蹂躏得死去过来的惨叫,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十秒钟过后,他最后一下顶到张月娥的子宫口,然后加紧屁股,胯下一阵抖动,把精液全射了进去。张月娥感到阴道内那根阴茎突然肿胀了一下,紧接着一大股热流喷涌而出,倾入自己的体内。那个男人用手抓住张月娥的双臂,将全身的力量压在她的身体上。
  「啊……」张月娥张开嘴刚要喊,瞬间就被堵住,那个男人已经将舌头顶进了她的嘴里——她整个人好像被钉在床上,动弹不得。她感到快要窒息了,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被两个人奸污,她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屈辱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浸湿了床单。过了好一会儿,那个男人的阴茎软了下来,他缓缓地从张月娥的阴道抽出,直起身来。

  此时的张月娥,瘫软着四肢,虚脱地躺在床上,衣衫凌乱,阴道口的精液缓慢地溢了出来,对那个男人来说,好似一桌丰盛晚宴后的杯盘狼藉,饱尝兽欲的他满足地喘着粗气,阴茎周围湿漉漉地挂着刚才交合过程中对方的爱液,也好像用尽了平生的力气。

  张月娥一动不动,脑子里一片凌乱,她想起身逃离,但身体却不听使唤,仿佛不是自己的。又或者,她希望这个男人马上离开,等自己缓过劲儿来,穿上衣服,至少可以不在对方的窥视下狼狈地逃离。又或者,她突然想到在家等待她的丈夫和孩子,他们应该已经备好了丰盛的晚餐等她回去,本该是一幅祥和的家庭聚会如今却是这样龌龊不堪——种种画面在她脑海中不断地闪回着。

  但是她想多了,而且没有考虑到问题的严重性。对于一个视这个女人为猎物的男人来说,好不容易的手,怎么可能就此打住呢?那个男人很清楚,张月娥已经被他击溃了,今天一次就得干个够。

  于是,他马上过去扯下了张月娥的裤子和内裤,撕开了她的上衣和乳罩,张月娥已经无力反抗了,她清楚接下来将会有更无耻的事情发生,但自己无能为力。那个男人脱完她的衣服之后,转身走向屋里的茶几,从上面拿出一个小药盒,取出一片药丸咽进嘴里,然后迅速爬上床,开始用身体在张月娥的身上摩擦起来。
  很明显,那个男人吃了一粒类似伟哥的壮阳药。刚才干的太快了,来不及仔细品尝眼前这个女人,所以几乎完全是从动物的本能出发,除了快感没有多少乐趣。现在,理智稍微回到了这个男人的脑子里,他要慢慢地在玩儿一次。

  他将张月娥压在身下,开始上下磨蹭着她的身体。张月娥的身体细腻光滑,身上还持续着刚才被蹂躏后身体发出的余温,但与那个男人的燥热相比,温度还是要低了一些。也就是这种温差,让这个男人感到一丝爽意,仿佛在把玩一件精美的玉器。他的胸脯向上窜动着,每一次都带动张月娥的乳房抖动一下——她的乳房丰满坚挺,真是太美了。

  那个男人不由自主地用右手开始揉搓右边的乳房,嘴巴开始吮吸左边的一般,一边揉搓一边不时地将手滑到张月娥的腋下和肋骨处。张月娥被这样玩弄着,身体开始出现做爱时本能的反应,她觉得浑身开始发热了,那股热浪不断地向全身扩散,她想要情不自禁地呻吟,但理智还是控制着这种冲动,因为她深知自己不是一个荡妇。

  不过有时候,人的身体是不听自己的意识控制的,她可以强忍着不叫出声,但还是发出了鼻息的声音,只不过紧闭着双眼。

  那个男人看到这种反应,兴致越发高涨,阴茎再次硬了起来。刚才吃的药丸好像也见效了,他觉得现在自己的阴茎硬的出奇,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这巨大的肉棒肿胀的好像要撑破包裹着皮肤,让他怀疑这表层的皮肤下到底包裹着什么东西?是所谓的「海绵体」,还是真的变成了一根炽热的铁棍?他直起身,挪到张月娥的下体处。

  刚才自己的杰作还保留着原貌,阴部的边缘有一些湿漉漉的爱液痕迹,阴道内的精液从阴唇下端流到肛门处。他仔细观察者,张月娥的阴毛浓密、油黑发亮,阴唇也和她的肤色一样,并没有那种岁月积淀后的发黑,虽说不能和少女的相比,但对于这样一个少妇来说,这种情况也是十分少见的,由此可知她的性生活并不频繁。

  他打算用手去分开张月娥的双腿,立刻就被对方察觉到了,张月娥开始有意识地做出反抗,加紧双腿,身体也开始扭动,而当她加紧双腿时,身体自主地摩擦让她感觉到那流出的精液已经黏在自己的大腿两侧,这又让她感到一阵恶心。
  「放开我!」她终于挣扎着喊了出来。

  那个男人没有答话,而是下床站到地上,然后用力抱起张月娥的下半身,一下拉到床沿。

  「张老师,今天下午你可是属于我的,抵抗没有用,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会让你回家的,否则的话,那些照片和今天的事情就都会变成学校的话题了。」对方开始威胁着。这些话一出口,张月娥就彻底没了主意。她孤身一人处在这么一个幽闭的地方,又能怎么样呢?

  那个男人用手分开张月娥的双腿,又向床沿出拉近了一些,让张月娥的屁股靠近床的边缘,随后用手把她的腿弄成分的很开的M形状,这样整个阴部就完全呈现出来。他用手抚摸了一下阴唇的外面,然后将其掰开,阴道的入口便露了出来。张月娥的阴道口粉嫩发亮,洞口很小,形状像一个桃心,又像一个张着的小嘴,好像等待着有人喂食。

  那个男人接着用手指探进阴道,里面湿漉漉地,整个阴道壁柔软有弹性,壁上还有很多类似章鱼吸盘的突起。他手指进入的一刹那,立刻被缩紧包裹住,而此时张月娥的下体也开始出现轻微地抖动。那个男人于是开始用手在阴道中抠挖,他弄得越厉害,张月娥抖动的越频繁,而且她的阴道内流出的爱液也更多。
  这个男人情不自禁地赞叹道:「驴哥确实没有骗我,张老师,你的身体真是极品啊,不让男人玩儿个够太可惜了,简直是浪费啊!」说罢,便提着肉棒,顶进了张月娥的阴道。由于刚才手指在阴道里的一番玩弄,张月娥的阴道已经适应了对方手指的粗细,整个阴道的口径调整到了和手指一直,所以当这根巨大的阴茎顶入时,阴道又被重新打开了一回,一大一小的对比让张月娥感到阴道突然间有被撑爆的危险,她不由得叫了一声。

  「啊……」

  那个男人的阴茎插入了一半,马上爽到了极点。刚才手指所做的前戏已经让阴道升温、湿润,现在他感觉就像来到了水下世界,舒服地不行,于是又用了一顶,整根阴茎插了进去,一直插到根部,两个人严丝合缝地点对点粘在了一起。张月娥被这么一插,身体蹭着床单向后滑动,头向后仰——她再次被眼前这个男人占据了。对方停在那儿足足有一分钟,充分地享受着那种包裹感,然后才开始缓缓抽动起来。

  张月娥感到这次的交合与一开始明显不同,那个男人根本不急于射精,而是一点一点地向前突进,一点一点地向后撤退,像是要占领每一寸江山,这种缓慢的节奏让张月娥很是煎熬,因为对方的阴茎比驴哥粗了很多,每一次抽插,自己的阴道都好像被重新撑开一遍。另外,那巨大的龟头每次都直抵阴道的尽头,一到子宫口的地方,就把子宫口堵住,稍微再用力一点就要插进子宫内似的。
  「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快受不了了……」

  「怎么样,我的家伙让你很爽吧,听驴哥说他当初也把你干的爽翻天,不过估计没有我厉害吧?但我们两个人都比你老公强不少吧?你这么好的身体,不让人玩儿真是太可惜了啊!」

  「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怎么?受不了了?那就来点儿更刺激的吧,我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说罢,那个男人开始突然加速抽送,这让张月娥猝不及防,对方转变的太夸了,让她承受不起。刚才的温柔瞬间变成一股狂风暴雨,像要把她撕碎一样。

  那个男人双手握住张月娥的屁股,并且向上提起,这样整根阴茎可以垂直插入阴道,得到更大的快感。这种粗鲁的方式把张月娥摧残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咬着嘴唇不停地痛苦摇头,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这个男人泄欲的工具,对方的目的就是要在她体内随便射精,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由于药物的作用,那个男人根本停不下来,已经彻底沦为一头野兽一样,在抽查了将近二十分钟后,还没有射精的迹象,此时的张月娥已经彻底崩溃了,而那个男人貌似也出现了体力不支的状态,速度明显降了下来。他稍微停了停,缓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拔出阴茎,但手却没有松开张月娥的身体。

  张月娥以为对方累了,自己也能喘口气,谁知那个男人再次启动时,却把阴茎对准了自己的肛门,用龟头在肛门口摩擦。张月娥立刻慌了,意识到接下来会有更龌龊的事情发生。她疯狂地扭动着身体,嘴里哭喊着:「不……不要啊……我求求你饶了我吧……」

  对方当然不会听她的哀求,而且嘴里淫笑着:「张老师,你那屁眼儿估计还没让人干过吧,我是得不到你的处女身了,但那里可以先替你开个苞啊!」说完,就用力一下插了下去。张月娥立刻感到下体一阵撕裂的疼痛。

  「啊……」她终于被干的叫了出来。

  「呼……」那个男人长出了一口气,「真他妈紧啊!张老师,今儿你可是不虚此行,我一定让你爽个够!」说罢,就开始猛烈地抽插起来。阴道和肛门的感觉截然不同,这个男人最强烈的感受就是夹得太紧了,甚至把阴茎都夹得有些疼,而且抽插的阻力明显比阴道里大得多,但同时这也给他更大的快感,也是一种挑战。

  对于有些男人来说,彻底占有一个女人,就是要把能干的地方都干一遍,这样才算是、也才能是征服了对方,因为在男权社会里,当一个女人被男人彻底玩儿过以后,她所有傲人的资本就一扫而光了。

  这个男人不停地抽插,越插越兴奋,龟头的也越来越敏感,此时张月娥的叫声和哀求早已传不进他的耳朵里,他好像置身事外一样,观察着眼前这个女人脸上痛苦的表情和扭动的身躯。这个女人的眼泪、汗水不能勾起他丝毫的怜悯,反而是她越痛苦越能让他高兴。十分钟过后,他突然向前一顶,双手把住张月娥的屁股,下体一紧,把精液全射进张月娥的肛门里。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